作詞:kemu
作曲:kemu
歌:GUMI
翻譯:とあるXXのXXXX
請拿取者不要隨便改動翻譯w

(是你的原故喲 災難)
天才學者閃現了
將人類全部的願望
消化掉的裝置發明出來的話
世界就能變得平和了?
抵制狀態 全知全能
被果實的香味所引誘
機械製作出的神明大人
配備已經準備就緒
嘿嘿看吧看吧大發明
將願望全部實現的新商品
欲望全開 爭奪戰 裸露出來的現實
逼近的群眾
啊咧啊咧理應並非如此啊
軟化的神明發條
果實過於甘甜了的樣子
現實是願望把河堤沖垮溢出
”啊啦啊啦“和“什麽”和“嘛”

「理應並非如此」什麽的是絕對的
哭泣充耳不聞
進退不得
是妳的原因喲
災難
被欲望 願望 塗上

在泥沼裏葡匐向前的奇跡
消失什麽的 透明什麽的 預知什麽的
重置什麽的的嚕啪啪(樂天河童)
「轉嫁責任了事吧」
傳播 傳播 對待法
擔當被攻擊的角色是當然的
開發者就是本人啊
嘿嘿看啊看啊大惡黨
用奇跡使人們瘋狂的褻瀆者
大眾心理的總力戰 貧血的憧景
群眾緊逼
啊咧啊咧理應並非如此啊
軟化的神明發條
果實過於甘甜了的樣子
散落切斷掬起又註入
想要做什麽呢

「明明信任著的」什麽的
不會相信的吧
進退不得
是我的緣故嗎
災難
能重新再來的話就這麽做吧
是要變為無物的東西的話就這麽做吧
會變成這種事什麽的是知道的啊
空無一物的世界也一定
比起現在永遠的珍貴下去
明明是愛著的

軟化的神明發條
在世界變為餌食之前
用機械安裝出的的這雙手
將我自己殺死
明明只是
將更加絕妙的三次元
夢見了而已
無法觸及
神明發條
果實過於甘甜了的樣子
我無法斷絕羈絆
大家務必要好好的
再次
向著作為未來(這回)的靶子
的少年
胡扯和甘甜的汁水
都適可而止
之後再見了
再在某一天相遇吧

翻譯:kyroslee

神明發條


是你的錯哦 catastrophe


天才學者忽然在想 假若製作出將人類一切願望
實現的裝置的話 世界就會因此而變得和平嗎?


抗爭到底無所不能 為果實的香氣所誘
機械神明 配置已經準備好了


來吧來吧看看這大發明
能實現一切願望的新產品
欲望全開的 爭奪戰
暴露而出的現實
陷入困境的群眾
誒誒本應並非如此的呀


軟弱無能的
神明發條
因為果實好像過於的甘甜
沖破堤壩 流露而出的願望才是實在
啊啊到底是怎麼回事
吶「本應並非如此」什麼的
哭着央求原諒
是絕對不會答應的
無法逃避
是你的錯哦 catastrophe


為欲望與 願望 所沾滿 在泥沼匍匐向前的奇蹟
有着消失 透明 預知 reset(重置)之類的
嚕啪啪


「推卸責任去搞定吧」 流傳開去 流傳開去 這樣的處理法
成為眾矢之的的理所當然 是這個身為開發者的我


來吧來吧看看這大壞蛋
以奇跡去使人失常的褻瀆者
大眾心理的 全力一戰
貧血的憧憬
陷入困境的群眾
誒誒本應並非如此的呀


軟弱無能的
神明發條
因為果實好像過於的甘甜
灑落而盡後 將其掬取又再注入
想要做什麼呢
吶「明明相信着的」什麼的
終究不會相信的吧
無法逃避
是我的錯嗎 catastrophe


能重新再做一次的話就那樣做吧
是能消失的事物的話就那樣做吧
要是知道 會變成這樣的事的話
明明即使是空無一物的世界 也定會
比現在更加的永遠的
珍而重之的


軟弱無能的
神明發條
在變為這世界的誘餌之前
以這雙機械的手
(將我抹殺)


儘管只是 僅在夢中
再稍微夢見 美妙的三次元 然而卻無法觸及
神明發條
因為果實好像過於的甘甜
我無法奉陪到底
大家拜託了請充滿精神的
向再次成為未來(今回)的標把的 少年
適當的給予 戲言和蜜汁
那麼就此告別 某天再會

1) catastrophe:災難性的結局
2) 此曲多處歌詞與前五作故事內容/歌詞有關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