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kuma
作曲:iroha
編曲:iroha
歌:鏡音リン

動畫:なぎみそ
logo:三輪士郎
幼リン設定:裏花火

翻譯:kankan

街道光明 鮮華
乙太麻醉 的 冰冷
無法入眠 半夜兩點
一切 急速改變

沒油的打火機
被灼燒般的胃中
如果一切是謊言的話
就真的 太好了

做了勒住你的脖子的夢
充滿光明的下午
用將哭泣的眼睛看著
你纖細的喉嚨跳動

往核融合爐
想要 跳入它
被藍 光 包圍真美
那核融合爐
如果跳入它 那麼就
感覺似乎一切就能被原諒


陽台反側
爬上階梯的聲音
轉陰的天空
向窗戶 房間落下

傍晚逐漸擴散
太陽哭腫般的赤色
如同融化般逐漸
逐漸死去的世界

做了勒住你的脖子的夢
隨春風擺動的窗簾
從乾燥裂開的嘴唇
掉出的話語如同泡沫

那核融合爐
想要 跳入它
記憶 純白的 融化消失
那核融合爐
如果跳入它 那麼就
似乎能 沉睡

時鐘秒針
電視主播
在那裡可是 不可視的某人
笑聲 飽和反響

allegro・agitate
耳鳴不消失 不停止
allegro・agitate
耳鳴不消失 不停止


做了大家消失的夢
半夜 房間的寬廣靜寂
卡在胸中
無法 好好呼吸

(Shout!!)

那核融合爐
如果跳入它 那麼就
一定能像沉睡般 消失
沒有我的早晨
比現在更加 美好
所有的齒輪正確對上
一定 就是那種世界






翻譯:Fe



街燈通明 輝耀
以太麻醉的 冰冷
無法成眠的 凌晨二時
一切 急速地變化

燃油已盡的打火機
猶如灼燒的腹胃之中
若一切不過為虛幌
就真的 是太好了吶

妄見勒緊你脖首的美夢
薄光滿溢的午後
你纖細的喉嚨顫動著
我以欲淚的眼神凝視

核融合爐啊
像是要飛躍入裡 如此渴望
包覆於湛藍而綺麗的光
核融合爐啊
若真能投身入裡 那麼一來
就像是得以會心原諒一切


陽檯走廊的對側
順階梯而上的足音
轉為陰鬱的天空
穿過窗玻璃 落入房間

擴散染滲的黃昏
猶如哭腫雙眼般的太陽赤紅
像是溶解般的一點一滴
一點一滴緩慢死去的世界

妄見勒緊你脖首的美夢
春風搖盪著薄簾
自乾枯而裂的唇瓣
零落的言語如泡影

核融合爐啊
像是要飛躍入裡 如此渴望
融化於純白的記憶而消逝
核融合爐啊
若真能投身入裡 就如同過去
那般會意而安逸於沉眠


時鐘的秒針
電視的主持人
立於那方卻無法捉摸的何者
發出笑聲 飽和地返響著

Allegro・Agitate
耳鳴不曾消去 間續不止
Allegro・Agitate
耳鳴不曾消去 間續不止


妄見世人全消失的美夢
闇夜中房間的空曠與寂靜
阻澀於胸中
順擅地 阻塞了呼吸

(Shout!!)

核融合爐啊
若真能投身入裡 那麼一來
一定能像永眠般消失而去
沒有我的早晨
一定比現在更加 美好無比
全部的齒輪就此咬合
必定是 如此的世界吧




翻譯:淡路鰻魚

耀眼的街燈
乙醚麻醉的冰冷
難以成眠的凌晨兩點
一切都在瞬間 變了樣

用完了的打火機
有著強烈燒灼感的胃
倘若一切都是虛幻
那就 真的太好了呢

做了一個掐住妳脖子的夢
在陽光正燄的午後
用眼淚彷彿快奪眶而出的雙眼
看著妳纖細的頸項抽搐著

核子融合爐啊
真想跳進去試試看
被湛藍之光所包圍 如此美麗
核子融合爐啊
要是真跳進去的話 如此一來
就覺得一切似乎都能被諒解

從陽台彼端
傳來拾級而上的足音
變暗的天色
穿過窗戶 落進房間

擴散的晚霞
有如哭紅雙眼般的豔色夕陽
彷彿融化一般 一點一點
逐漸邁向死亡的世界

做了一個掐住妳脖子的夢
在春風中搖曳的窗簾
從乾裂的雙唇間
滑落的隻字片語有如水面上的泡沫

核子融合爐啊
真想跳進去試試看
一片空白 所有的記憶都被熔化 消失

核子融合爐啊
要是真跳進去的話 總覺得
又能像以前那樣 睡得安穩

時鐘的秒針 或
電視裡的主持人 抑或是
雖然在那裡 但是卻看不見的某個人的
笑聲 過於飽和所傳來的回音

allegro‧agitate
未曾消失 也停不下來的耳鳴
allegro‧agitate
未曾消失 也停不下來的耳鳴

做了一個所有人都消失的夢
深夜裡 房間的寬廣與寂靜
梗住胸口
無法呼吸 幾近窒息

(Shout!!)

核子融合爐啊
要是真跳進去的話 如此一來
一定能像睡著般的 消失在這世上

沒有我的早晨
會比現在更加美好
所有的齒輪全都能完美的運作

一定 是那樣的世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