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wowaka
作曲:wowaka
編曲:wowaka
歌:初音ミク

翻譯:kyroslee

Unknown・Mother Goose

若果讓我來談論愛的話,在你那雙眼中,看起來又是如何?
言辭過剩有餘 無垢的音色在流動
直至你全身沾滿上愛為止 那情景也不過是幻想
孤單一人,就此沉醉於音樂之中 這就是全世界共通的快樂啊

沉溺於無聊迷失的生活中 誰亦在仿效着這樣的他
又再用重複循環的歌曲 堵起雙耳
若然你談論起愛的話 就要讓那成為答案嗎?
若然你要裝作閉起雙眼 那就讓我用這曲令你醒覺過來!

不斷想着 誰也不知道的故事
令人快要壞掉般 緊抱着哭着起舞
無法辨識的感性 如果這樣也是會被接受的話
那麼就連哭也哭不出來 把感情藏在心中
內心悲痛得欲要心碎
將這心境大叫出來吧!

即使世界拒絕着我 此刻,至少讓我 高唱起愛之歌好嗎
再來一次 將誰也不知道的那份思念
試着寄託於這歌聲中可以嗎
你眼中有我嗎?
你眼中有我嗎?
不斷被人 往其扔着雜物的那背影
即便這樣也能說出喜歡你的話
即使這樣也能想要喜歡你的話
啊啊,那麼我想 我的一切就有意義了--

吶,如果說起愛的話 此刻在你心中的又是誰
將內心深處強行打開 來吧,讓我看看逼真的你?
若我能成為愛的話 此刻那顏色又是什麼顏色?
抱着靠孤獨之類的記號解釋不了的心臟 活下去吧!

仿冒的分身 充滿那處
結果就造成今天這狀況了
啦啦 啦 啦
孕育出失去心靈的那物的 那群傢伙
已經自暴自棄起來了啊
拜 拜拜 拜
被留下來的你 在這地方此刻也
忍着淚水嗎
怎麼辦才好 怎麼辦才好
我是知道的啊
你一直都在 守護着這個地方!

痛楚也未免過於習慣了
數千次來回重複的 喜怒與哀樂
若然這個世界有着 不會失去的喜悅
那麼就連無法放手的悲哀
我也要將其從心中排除開去嗎?
我不要這樣啊!

該怎樣 才能愛着這世界呢
總是一直 跌碰受傷對吧
吶,不如乾脆
將那誰都不曾察覺的思念
用這歌來盡訴出來吧

你有何所求呢
你有何所求呢
掙扎的內心 比誰都更活得實在嗎
你眼中有我嗎?
你眼中有我嗎?
那就是,照亮我去向的燈火嗎?

吶,若要將愛高呼出來的話
我會在這裏的哦
言辭過剩有餘 此夢亦尚會延續下去
若要我來談論愛的話
那這首歌便是我要說的話了
誰亦不知道的這故事
好像又再哼出來了



アンノウン・マザーグース

作詞:wowaka
作曲:wowaka
錄音:ヒトリエ
唄:初音ミク

中文翻譯:Alice

Unknown Mother Goose (不為人知的鵝媽媽童謠)

要我談論愛的話 那雙眼裡究竟、會成像出什麼?
字詞尚存甚多 無垢的聲音流淌
直到你全身塗抹上愛 那顏色何等虛幻
如果一個人,被樂音吞下 那便是全世界共通的快樂啊

沉溺於無趣茫然中的生活 每個人都在模仿他
不斷重播多次使用過的歌 又堵塞了雙耳
要你談論愛的話 你要把那能當作答案嗎?
如果你還在佯裝緊閉雙眼 就讓我用這首歌喚醒你吧!

沒有人知道的故事 只是放在心裡
用力到就要毀壞地 抱著它們哭著跳起舞
無法辨識的感情論 如果被允許存在
便哭也哭不出來地 盡數吞下
如果你的心悲傷欲裂, 就讓我來大叫出聲吧!

即使這個世界拒我於門外 但現在,能讓我
唱響這首愛之歌嗎
再一次 誰也不知道的那份心情
就託付給這個聲音好嗎

你看得見我嗎?
你看得見我嗎?
對這一路上 被扔了無數垃圾的背影
如果即使如此也還能說喜歡
如果即使如此也還想要喜歡
啊啊,那麼我的一切 就都有意義了──

哪,要談論愛的話 如今你的胸中有著誰
撬開你心裡的箱子 來、讓我看看那個維妙維肖的你吧?
要是我能成為愛的話 現在的我是什麼顏色
孤獨無法以符號盡數囊括 我可是懷抱著心臟一路活到了現在!

雙重身分的模仿 充滿那個地方
最後就變成今天這樣 laila lai lai
孕育出 那些無心物的傢伙們
已經不再對那有所指望 bye byebye bye
被丟下的你 如今也在這個地方
強忍住淚水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我知道的喔 這個地方一直以來
都有你在守候!

早就太過習慣痛苦之類的感受了
也已經數千次經歷 喜怒與哀樂
如果這個世界上 有不會消失的喜悅
或是無法放手的哀傷 我難道會把它們
在這顆心裡面輕蔑彈開不管嗎?

那樣、我才不要!

該怎麼做 才能去愛這個世界呢
到底還要 跌跌撞撞到什麼時候
哪,我想乾脆 就將誰也沒察覺的那份心情
試著用這首歌開誠佈公吧

如果是你會祈求什麼
如果是你會渴望什麼
軋軋作響的心 比誰都還活在當下
你看得見我嗎?
你看得見我嗎?
那就是,照亮我前進方向的燈火了吧?

哪,如果你要呼喊愛的話 我就在這裡唷
字詞尚存越多,這個夢便越會繼續下去
要我談論愛的話 我要說的全都在這首歌裡了
還沒有人知道的這個故事

好像又不小心哼了出來



[注] ドッペル:doppel,wiki上簡單易懂→分身(德语:Doppelgänger,「面貌極相似的人」、doppelga(e)nger、分身體、雙生靈、二重身、生魂)本意是指某一生者在二地同時出現,由第三者目睹另一個自己的現象。該存在與本人長得一模一樣,但不限定為善或惡。民間傳說當自己見到自己的分身,代表「其人壽命將盡」。

[注] 間奏的英文wowaka在Twitter問答時,曖昧地承認是「Give me love」。

「自從組了ヒトリエ後已經過了五年,在樂團界的路上我也看見了許多不同的東西。我認為自己是跨足VOCALOID界和樂團界兩邊的第一人,正因如此才有是我才能做到的事吧。這次為了合輯(「Re:Start」)所做的曲子(「アンノウン・マザーグース」)也是如此。可以說是一度從VOCALOID界遠離的自己,在不同的領域活動之後,以「現在的我用初音ミク可以做出些什麼呢?」這樣的心情所做的曲子。」──wowak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