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ねじ式
作曲:ねじ式
編曲:ねじ式
歌:結月ゆかり

翻譯:音時(轉載請註明譯者,謝謝)

自由的洛麗塔

微笑著 哭泣著 打著哈欠
擁抱著 離別了 紛至踏來

令人啼笑皆非的愛
交織在壹起
「那就由我來吃掉吧」 雖然這樣期望著
醜陋的哀傷 已腐爛掉
腐爛的 不懂得 也不需要
不願被束縛的右手 與有著占有欲的左手
若相互緊握的話 很快就會放手的
如此相近 如此遙遠 兩個人
正因為是相似的夥伴 所以才會討厭到惡心

將同樣殘缺的拼圖
選擇著 填入著 無縫貼和著

不錯嘛 已經不錯了 心隨妳便吧
迷宮也好 make you 自命清高的
相信的人 不相信的人(註1)
混亂的街道
不會說出口的 不會痊愈的 好想消失啊
很好嘛 已經很好了
喜歡也好討厭也罷
永遠的 raise you 請來嘗試吧
自由的洛麗塔
早熟的街道
不會消失的 不會知道的 不會分散的

已經消失了
直到那壹天為止
還尚未知道重要的事究竟是什麽
關上了門 發出了聲響
毫不知情的 哭泣著
正因為是相似的夥伴 所以應該還會再見吧

相同地圖的終點
選擇著 尋找著 應該會到達吧?

不錯嘛 不錯了 心隨妳便吧
平常的 形狀都記不住
就連E與Am 都彈不出來
吉他 在房間裏 被孤單的放置
不錯嘛 已經不錯了 滿是縫隙的
卻在推特裏說著 「我喜歡妳」
自由的洛麗塔
褪色的街道
不會看見了 好想觸碰妳 好想見到妳

重疊著謊言的 泡芙塔
兩個人吃的話 就有點過大了
已經結束了
作出來了 破壞掉了 然後再修補好
盡管如此 盡管如此 也回不去了嗎

不錯嘛 已經不錯了 心隨妳便吧
迷宮也好 make you 自命清高的
相信的人 不相信的人(註1)
混亂的街道
不會說出口的 不會痊愈的 好想消失啊
很好嘛 已經很好了
喜歡也好討厭也罷
永遠的 raise you 請來嘗試吧
自由的洛麗塔
早熟的街道
不會消失的 不會知道的 不會分散的
不會看見了 好想觸碰妳 好想見到妳


(註1)被擋住的片假名個人覺得是ビリーバー與アンビリーバー。believer與unbeliever。故歌詞中相信的人 不相信的人。



翻譯:花開花謝

Freedom・Lolita

笑著  哭著  打著哈欠
擁抱住  再分離  就這樣反覆循進

愛於表面上交織在一起
「將我吃掉吧」 這樣如此期望著
令醜陋的哀傷變得腐爛
腐爛的  不知道  不需要
將討厭束縛的右手和 有著獨占欲的左手
牽在一起還是會馬上分離
相近  疏遠  兩個人
「畢竟是相似的同伴嘛,到會讓人覺得噁心程度的厭惡喔。」

將同樣殘缺的拼圖
選擇  填合  無縫貼和著

不是很好嗎  已經可以了吧  隨你喜歡吧
迷宮也  make you  自以為是的
Believer  unbelievabler
混雜的街道
說不出口  無法痊癒  好想消失啊
不是很好嗎  已經可以了吧
喜歡也好討厭也好
永久的  raise you  要試試看嗎
Freedom・Lolita
在早熟的街道上
不要消失 不要知道 不要凋零

到漸漸消失的那天為止
都不明白最重要的究竟是什麼
關門的聲音響起
不知不覺地哭了
「畢竟是相似的同伴嘛,一定還會在哪裡見面的吧?」

明明應該是選擇了
同樣地圖的終點邁進才對啊

不是很好嗎  已經可以了吧  隨你喜歡吧
連平常都記不住形狀
除了E和Am以外都彈不出來
吉他在房間一隅 被孤單的放置著
不是很好嗎  已經可以了吧  充滿破綻的
在Twitter上說過的 「喜歡過的哦。」
Freedom・Lolita
褪了色的街道
看不見的啊  好想觸碰啊  好想見你啊

重疊了謊言的泡芙塔
即使兩個人一起吃也稍嫌大了點
啊啊 已經結束了啊
做出來  又破壞  然後再修補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  也回不去了嗎

不是很好嗎  已經可以了吧  隨你喜歡吧
迷宮也  make you  自以為是的
Believer  unbelievabler
混雜的街道
說不出口  無法痊癒  好想消失啊
不是很好嗎  已經可以了吧
喜歡也好討厭也好
永久的  raise you  要試試看嗎
Freedom・Lolita
在早熟的街道上
不要消失  不要知道  不要凋零
看不見的啊  好想觸碰啊  好想見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