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年期

作詞:ねじ式
作曲:ねじ式
編曲:ねじ式
唄:結月ゆかり

中文翻譯:Alice/箱庭博物館

幼年期

祭典在笑鬧中告結
回歸寂靜時周遭一片漆黑
你被路燈照亮的臉 宛若大人
一如兩人碰面的地方 也正逐漸改變

追尋著的同時 被追趕著
白頭偕老也是 終會道別
黑白與色彩交織
染成了深棕色

結束曾經的朋友關係
還未碰觸就已隔絕
依賴所有細枝末節
藉以給寂寞安慰

得不到答案的禪問答
如十字聯防般牢固
只要健康即使再平凡
應該也值得一愛吧

仍是 在夢和理想如垃圾般起舞的世界
仍然 想繼續潛泳哪怕不斷溺水
仍是 不純熟的熱情和約定皆無的未來
仍然 想繼續刻劃下它的醜與美

越是憧憬越是遠離的夢想
越有自知之明越是潰不成形
但其實那就像膨脹著的舒芙蕾
是一切故事的開端

焦急於戀情也是 崩潰
無論你年老年幼 亦然
華麗又無懈可擊的方法
尋覓著的同時也被追問著

卸下一切尊嚴
刪除雲端上的照片
回憶儲存進心裡
或許就還能永保新鮮

不會再擦身而過了吧
還能像那時一樣相視而笑嗎?
在像酒精般迅速蒸發了的
乾燥的這個城鎮

仍是 在謊言和矛盾如要角般起舞的世界
仍然 邊穿過縫隙 邊東奔西竄
仍是 高鳴永不平息 焦等永無止境
仍然 一心想刻劃下無論喜歡或討厭

仍是 在夢和理想如垃圾般起舞的世界
仍然 想繼續潛泳哪怕不斷溺水
仍是 不純熟的熱情和約定皆無的未來
仍然 想繼續刻劃下它的醜與美



大家好,我是ねじ式。
我最好的朋友在去年夏天過世了。
他曾經和我在同一個樂團。
我現在依然在寫我的歌,但他已結束了音樂生涯。
如今我們不再行於同條路上,但我們曾是朋友,無庸置疑。
我將這首歌獻給他。               --投稿者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