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Neru
作曲:Neru
編曲:Neru
歌:鏡音リン

翻譯:kyroslee

毀滅世界

即使在車站裹一直等着開往明天的電車
但其實早就錯過了尾班列車
即使在投幣儲物櫃裹寄存了夢想
但很不巧我連一塊錢都沒有

『很不甘心吧?試着反擊吧』
我懂的 我懂的啊
但我卻走投無路啊

不容許自己一事無成
將稱作「單調乏味的未來」的槌子 步伐蹣跚地揮舞着
就連心中的汽笛聲亦粉碎掉
心想『夠了反正是這樣的人生就不如乾脆』的我
在毀滅着世界

那傢伙被稱為東京的怪物吞噬了
腦袋的思想也好像被徹底改造了
大家以前由心而發的笑容
很不巧也成了那胃袋的獵物呢

『就如曾而一直歌唱一樣 去試着反擊吧』
給我閉嘴 給我閉嘴啊
我已經走投無路了啊

察覺到自己一事無成
『才能在凡人之下』 就說才能到底是什麼啊
將所有人都甩開
心想着『會變成怎樣也不在意了』的我
在毀滅着世界

在放開了 一切的如今 只有孤獨在心中迴響
青春啊 可不可以適可而止放過我啊

自己一事無成這樣程度的事我還是知道的
結果是那麼的明瞭 全都是我的錯啊
那麼即使我將一輩子孤單一人
心想着『去將這份笨拙的愛撒佈開去吧』的我
心想着『算了正因為是這樣的人生就不如乾脆』的我
在毀滅着世界



翻譯:黑暗新星

毀壞這個世界

雖然一直在站內等待著前往明天的電車
但其實早就已經錯過了末班電車
雖然將夢想放入了投幣式保管箱中
但不巧的是身上早已連一日元的錢都沒有

「很不甘心吧?那就反擊看看啊」
我是明白的 我是明白的啊
已經無可救藥了啊

無法成為任何人這件事得不到原諒
手持名為單調未來的錘子 蹣跚地揮舞著
將心中的汽笛聲也一併擊碎
說著「如果是這樣的人生還不如乾脆」的我
正在毀壞這個世界

那傢伙被名為東京的怪物吞入了肚中
似乎腦子已經被搗鼓的不像樣子了
大概就連曾經那清澈的笑容也一定
不巧已經成為了那胃袋的戰利品

「就像之前一直唱著的那樣 反擊看看啊」
能不能閉嘴 能不能閉嘴啊
已經無可救藥了啊

早已注意到自己無法成為任何人
說什麼「才能低於平凡人」 說到底才能到底是什麽啊
將所有的人都給甩開
說著「不管變成怎樣都無所謂」的我
正在毀壞這個世界

將一切一切 都放手的此刻 只有孤獨在響徹著
青春啊 差不多也已經可以原諒我了吧

無法成為任何人這種事早就知道了啊
歸根結底十分單純簡單 一切都是我的錯
既然如此乾脆就一生孑然一身
說著「就讓我來散佈這笨拙的愛」的我
說著「反正是這樣的人生還不如乾脆」的我
正在毀壞這個世界



翻譯:日向小郎

毀滅世界

在車站內 一直等待駛往明日的列車
卻早就錯過了尾班車

把夢想寄存在投幣儲物櫃裏
恰巧 身上偏偏連一元也沒有

「很不甘心吧?嘗試反擊啦!」
我明白 都說我明白
但我根本沒辦法

接受不到自己一事無成
蹣跚地揮動名為暗啞未來的鎚子
打碎胸口的汽笛
我邊想着「反正人生是這個樣子,不要也罷」
邊毀滅着世界

那人遭名叫東京的怪獸吞噬了
然後思想就被再教育似的蹂躪掉

大家以往那澄明的笑臉
恰巧 大抵已成了那胃袋的斬獲

「像以前唱着歌般 嘗試反擊啦!」
別吵了 都說別吵了
我根本就沒辦法

留意到自己一事無成
嘮叨甚麼「才幹還不如平庸的人」 那麼「才幹」是甚麼?
無論是誰都撇下我
我邊想着「不管變成怎樣都不理了」
邊毀滅着世界

這一刻我 拋開了一切 任由孤單感在心房迴響
青春啊 差不多應該放過我吧 好嗎

的確是知道自己一事無成
到底還是那麼顯淺 全都是我的錯
那麼 就算要孤獨過一世也好
我邊想着「那不如去散佈這笨拙的愛」
邊想着「既然人生是這個樣子,不要就行」
邊毀滅着世界

註:我避免把日語「電車」中譯作「電車」,因為在香港「電車」都是指tram。最後選用了各地都沒歧義的「列車」。

p.s. 樓上兩位眞是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