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ねじ式
作曲:ねじ式
編曲:ねじ式
歌:GUMI

翻譯:kyroslee

紫陽花之夜

被緊閉起來的言語 使我心中
降下傾盤大雨的一個晚上
若然解開了魔法的話我想要徹夜渡過
緊抱着這份痛苦的晚上

正因為是如此相似的同類人才會理解得到
脫離軌道的倆人的未來
就如被重力吸引的星屑一樣
將會歸為塵土的命運

靜悄悄地堆積起來的謊言
燃點起了火焰
明明就知道只是溫柔
是不成理由的呢

滿佈了嘆息的季節看吧
在我心中打開了風洞
滿腦子都在想着美好的事情
感覺就似頭痛欲裂啊
並非左腦亦並非理論
在身體中洋溢而出
彷似要被雨聲掩蓋的聲音
「想要見你」

即使無數句「謝謝」堆積起來點亮了每一天
但只因一次的「對不起」就將其吹熄了
感染上了名為「未成熟」的病而失去了色彩
花朵亦不再綻放

明明是那麼的炎熱
卻還是將手插在褲袋裏而行
那是因為一直牽着些什麼的右手看吧
根本沒有可去之處呢

並非右腦 亦非「無意之中」
在這房間的一角
你的氣息逐漸消失

在獨自一人的狹小房間裏
我逐漸變成迷途的孩子
對沒有響起的電話 「期待」 「怯懼」
夜幕漸深

滿佈了嘆息的季節看吧
在我心中打開了風洞
滿腦子都在想着美好的事情
感覺就似頭痛欲裂啊
並非左腦亦並非理論
在身體中洋溢而出
彷似要被雨聲掩蓋的聲音
「想要見你」



翻譯:黑暗新星

被深鎖的話語 令心中
降下了傾盆大雨的夜晚
若是魔法解開的話希望能夠
讓這緊抱疼痛的夜晚迎來黎明

正因為都是相似的人才能互相理解
兩人的未來偏離了軌道
仿佛是受到重力牽引的星屑一般
只有重歸塵埃的命運

靜靜地悄悄地重複著的謊言
點燃火焰開始燃燒
溫柔無論如何都是要不得的
明明早就明白了啊

染上歎息的顏色的季節 你看
在心中打開了風洞
腦中盡想著一些「太好了」的事
仿佛要破裂了一樣啊

並非理性思考也並非理論
充斥著整個身體之中
在雨聲中仿佛要消失的那聲音
「好想見你」

即使點亮一遍遍說著「謝謝」的那些日子
僅僅一次的「對不起」就將其熄滅了
染上了名為不成熟的病失去了色彩的花
已經不能再次綻放了

明明是如此酷暑
卻還是將手放入口袋行走著是因為
一直有你緊緊相牽的這右手 你看
失去了去處

並非感性思考也並非「總覺得」
在這房間的一角
你的氣息逐漸消失

在這只有我一人的狹小房間
我漸漸迷失了方向
對那不會響起的電話「期待」「害怕」
夜晚漸漸深邃

染上歎息的顏色的季節 你看
在心中打開了風洞
腦中盡想著一些「太好了」的事
仿佛要破裂了一樣啊

並非理性思考也並非理論
充斥著整個身體之中
在雨聲中仿佛要消失的那聲音
「好想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