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こがねむし
作曲:こがねむし
編曲:こがねむし
歌:初音ミク

翻譯:唐傘小僧

形想二元論


那時 那份自由 曾在我手上
僵硬的手指 微微顫抖著
被你誘惑的聲音呼喚時 意識飄忽如飛
超出理想之外 我脫離了自身

在帶有蔑視 又扭曲的 醜惡面容前
面對質疑你向後退縮了
「再怎麼思考 也都是無用的。
說些空洞的台詞 最後能留下什麼呢?」

強行硬扯什麼 活著的意義
只會傷痕累累
近似於斷念的正向思考
現今也空洞地存在於某處
不斷找尋能互相理解的話語
並不是為了誰才做的
只是想找到躲避惡劣現實的理由
是這樣對吧?
利用可笑的價值觀差異空論

那時 沒能反駁 那個自問
穿上誇張的人偶服 來改寫感情
只是對碰巧想出的解答 自己給圈了對而已 *
依然是模糊不清 「再見。」「 晚安。」

「該出發了吧?事到如今已沒有意義了吧?那種哲學」
就這樣被吸入其中…
「馬上就給你展現不同於現在的景色哦」

那一瞬間 我們遨遊在自由的天空中
從雲上飛馳而過
在糾葛與苦惱皆無的世界里
毫無價值的理論也一併忘掉
即便如此也仍痛苦地掙扎著掙扎著
那模棱兩可的政策
尚未得出結論 朝著能獲得解放的方向前進
將已經看不見的 我自己拋棄掉

意識漸淡 不久後
景色會 染成一片白…

有朝一日 飛越過山野與大海
我將抵達美麗的川原吧
前方的路 由自己的雙腳來選擇
踏上旅程去找尋 尚不明了的暗語的答案

失去活著的意義
我們 對此無比地懼怕
閉上眼睛堵住耳朵
總有一天 嘴也會張不開
不斷重複著 這種無聊的自問

任誰都不會願意承認孤獨或錯誤 用看似有理的詭辯
「沒辦法」一句話來含糊其辭
靠壞掉的玩具蒙混過關

某一天
我們重逢時你會對我微笑嗎?
即使我們的目的地相同
也肯定能見到與鏡頭那端 截然不同的景色
不要再煩惱了
把那種死板的二元論破壞掉
喊出這鮮明的口令

注:畫圈表示正確。

如有不正請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