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麻痺郎
作曲:麻痺郎
編曲:麻痺郎
歌:さとうささら

翻譯:kyroslee
(取用翻譯前請注意首頁的翻譯使用禮節, 並不要拿掉譯者的名字)

悲傷的清晨


溶化在被沾污的晨曦之中
發着「又到來了嗎」的牢騷話
藏在心中的憤怒堆滿喉嚨
以壞掉了的雙肺弱弱地呼吸着

要是能被需要的話
我什麼都會做的啊
只要喉嚨還能發聲
這臉崩硬的笑容
就連眼淚也都流不出來啊
不過沒關係啦

真的沒關係嗎

可笑不出來啊
要壞掉了啊
傳達不到的思念溶化
在沾滿污垢的 夢想仍未 枯竭之前

名聲等等
期待等等
別隨便強加於我身上啊
要我背負起這一切實在過份沉重
快要崩潰了
救救我啊

要是能被需要的話
我什麼都會做的啊
所以
走出這裏
這臉崩硬的笑容
什麼也都改變不了啊

討厭啊

隨心而行
即便要哭出來亦沒關係呢
就哭到喉嚨出血吧
這臉崩硬的笑容
在淚水流過之後
就能由心笑出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