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Synchronicity~巡る世界のレクイエム~》系列中文獻部分的《高次元位相体封印術研究簡易報告書》一文的翻譯。
  本次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鈴ノ助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作者有說不能用於商業用途,請大家乖乖遵守道德準則。

特設網站地址
Synchronicity ~巡る世界のレクイエム~
所有人:ひとしずくPさん 鈴ノ助さん


翻譯:cyataku  校對、潤色及系列協助:rufus0616
如有遺漏誤譯之處歡迎留言指正<(_ _)>


關於高維拓撲映射封印術研究的簡易報告書

—對龍之拘束方法的驗證與考察—



  本文包含了透過拘束高維拓撲映射·甲——識別名『尚且未知之物』——以達到國土豐饒化的可行性,及其具體操作手段兩方面的內容探討。
  在被數次冠以不可能實現之結論仍然不曾放棄堅持實行的努力之下,此項事業終於開花結果。
  以下,就情況進行簡要說明。


1.假設與驗證
  正如眾所周知的一般,唯一被確認能影響所有物理性干涉都不見成效的高維拓撲映射(以下,代稱『龍』)的,只有『歌姬』的歌聲。
  然而,『歌姬』所扮演的不過是牧羊人般的角色,縱使能暫時駕馭,終究無法達成永久的統制。
  亦即是說,就事實而言,光憑『歌姬』這一要素,就想將龍一直拘禁在固定場所是不可能實現的。在此基礎上,為實現目標,我們有必要創造出能夠拘束住龍的,類似於『籠』的空間、乃至力場。
  當然,正如至今為止我們所證明的一般,無論採用何等堅固的金屬、何等巨大質量的物質,光憑三維層面的手段,始終是無法對龍產生任何影響的。
  由此我們將著眼點放在,近年來被確認存在的龍的其他個體形態,識別名為『尚且未來之物』的高維拓撲映射·乙之上。
  本來我們稱其為拓撲映射也正是基於“由於對龍實施的任何物理性干涉都無法產生效果,故我們推定其從本質上而言,多半是與我們的知識所涉及的世界相偏離的其他維度的存在”這一點。在這個實驗中,我們依然嘗試以此假設為前提和定理。
  若龍在本質上是屬於其他維度的事物,那麼我們也可以推測,其顯現在我們眼前並被我們認知的個體形態,是擔當其本應身處的χ維與我們所屬的維度之間某種連接途徑的物體。
  同時,基於長久以來被我們認定為,只有單一形態單一個體的龍,實際被確認還有『尚且未來之物』這一其他個體形態這點,我們也可以推論,其在χ維空間中也存在有複數個獨立的映射座標。
  在此之際,我們通過仔細觀測歌姬對顯現為三維形態的龍產生作用時所發出的特殊波動,成功發現了進行干涉時在其他維度上產生的奇異點。
  此處我們所說的奇異點,或許亦可以稱其為“維的裂縫”。這一現象意味著『歌姬』所發出的特殊波動能夠傳達至多個維度。若將這一點與我們眼下正面臨的,找不到三維層面的干涉手段相結合來看的話,我們可以認為,『歌姬』對龍所產生的干涉,正如字面意思所言,是從其他維度上起作用的。
  當然,即便我們證實了這是事實,若我們不具備『歌姬』以外的觸及其他維度的手段,我們仍然無法在其他維度上辨識龍的形態並進行觀測。
  但若假定,龍是如我們預想中一般的高維拓撲映射,當我們將其他拓撲映射重疊至其存在於χ維的形而上空間內所佔據的座標之上,並因此使得他們彼此產生作用時,由此產生的形變或許就能得到永久的維持。
  也就是說,我們或許能夠將龍封閉在其自身之中。雖然對於我們所處的這個物質只能作為物質存在的維度而言,若想讓不同的存在完全重疊於同一座標上的同時保持其不同的本質,不過是脫離現實的想法。但是,如果龍從本質上來講,的確是屬於其他維度的非物質形態的存在的話,或許就不會有此項限制。
  那麼接下來的問題就只有具體的實行方法了,不過從『歌姬』能夠對龍的映射直接產生影響這一點來看的話,要實施也絕非難事。(※關於這一點的詳細內容,請參照Eitoku博士撰寫的論文。)
  某月某日,在『歌姫xxx』的主導之下進行的兩種個體的龍之間的映射轉換實驗,獲得了我們所能期盼的最大成功。


2.實驗內容
  實驗的主要內容是將龍·種類甲『尚且未知之物』所屬的映射空間移動到龍·種類乙『尚且未來之物』所屬的映射空間之中。
  之所以選擇這種方式是由於,三維形態特徵與人類少女如出一轍的『尚且未來之物』,更適合於施加咒具。
  咒具的形式為“面具”。五感之中最常被用於感知外界事物的就是視覺,而且也是容易隔絕的感官。我們正是基於“多少想要實效地削弱龍對我們所處維度的干涉能力”這一意圖,而選擇了此種形式。
  該咒具是以咒術產生出力場,使『歌姬』所發出的特殊波動中蘊含的固有振動數,穩定地固著於憑依物之上的產物。其具備了在四維乃至更高維度上,仍能和『歌聲』產生同樣效果的性質。我們可以稱其為,人造多維拓撲映射。
  其中充當這個憑依物的是『歌姬』的血液。簡而言之,就是在鍛造鋼鐵的過程中添加『歌姬』的血液,並以由此生成的特殊鋼材製造而成的東西。因此,該咒具半數具有非物質的特性,故我們稱其為“虛空劫灰(Callvoid)”。
  這一規劃正是由“血統”在發現『歌姬』能力時的重要性而來。同時,也要在此鄭重聲明,本方案是由提案並提供血液的『歌姫xxx』自願實施的。
  第一次實驗時,我們沒有採用咒具。結果龍·種類乙與龍·種類甲在χ維上的映射空間,雖然成功重合了,但也如大致預想中一般只能維持一段時間。
  在此次實驗中,我們確認到不僅龍·種類甲的身影從三維空間上消失了,並且是否令其顯現的主導權也完全交到了我們手中。
  因此在進行第二次實驗時,我們把焦點放在以咒具維持重疊狀態一事上。
  而結果可說是圓滿成功。雖然我們確認到,由於強行進行映射轉換的反作用力,使得被施加了咒具的龍·種類乙的記憶大幅喪失,但這對於我們而言反而是好事。
  由此一來,既從三維上抹消了龍·種類甲的身影,又將龍·種類乙隔離在其在χ維中所固有的空間之內。與此同時,龍·種類甲在χ維上的映射座標也得以固定下來。
  議案當中提出的豐饒化所需的能量正是龍的個體所在位置所產生出的能量。而以龍·種類乙為中介使得被聯繫在三維空間中的龍·種類甲的能量,至今仍繼續作用於這個世界。


3.今後的任務與對策
  雖然經過上述實驗,拘束『尚且未知之物』這一最初的目標,姑且算是達成了。但我們所面臨的問題依然堆積如山。
  首先就是,即使憑藉『歌姬』的力量亦不可能再在三維空間上與龍進行接觸這一點。
  關於這點,雖然可以由『歌姬』自身與龍·種類乙取得共鳴,從而侵入到龍·種類甲被隔離的內部映射空間中來實現,但此舉也帶來了極大的隱患。
  直接來說,即便能夠侵入也絕不可能再離開。再度回歸到三維空間也就意味著龍·種類甲的解放, 不僅會使此番的成果化為烏有,甚至還隱含使人類再度暴露於龍·種類甲的脅迫之下的危險性。
  而在那時,我們面對的將會是人類尚未真正見過的“狂怒”的龍。那極有可能就是,人類社會直接步入終結之時。此事的重要性相信已無需我再多費唇舌。
  然而,一旦『歌姬』對龍·種類甲的安撫出現中斷,這個映射轉換結界或許亦會隨之破滅的危險性也時刻存在著。
  加之,『歌姬』也只是人類,我們不得不考慮她在內部映射空間中的生命維持、以及其本身壽命的問題。要想恆久地將現狀維持下去,就必須考慮新『歌姬』的補充供給,這一點請務必深思熟慮。
  其次是,關於失去記憶的龍·種類乙『尚且未來之物』的處理問題。
  咒具“虛空劫灰之面具(Mask Of Callvoid)”與“她”之存在,可謂這個映射轉換結界的關鍵。
  記憶喪失固然是件好事,但反之,假使“她”取回了記憶,或許一切都將捲土重來。因此對待“她”的處理態度,務必要做到謹慎又謹慎。
  在這一點上,最好首先能讓“她”無法察覺到自己其實是龍。我們所做的第一步,正是藉由將其識別名『尚且未來之物』改為帝國感覺的『Miku(未來)』這一作法,來逐漸構造出將“她”當作人類對待的環境基礎。
  第三點,請務必牢記,此番之結果說到底只是在堆砌著無數假設的基礎之上偶然成立的結果。
  的確,單從形式上來看,這個結果可以稱得上是成功或是勝利。但從學術理論的角度上來講,這也意味著我們自身知識的敗北。畢竟,我們只不過是依賴『歌姬』所擁有的不可思議的力量才取得了這樣的成效。
  或許我們是稍許觸及到了其之存在的性質表象。但其之存在的本質,依然封閉在無限的未知之中。
  『ἄγνωστος(不可知之物)』,依然作為『ἄγνωστος』存在著。還望各位研究者們,不僅僅滿足於此番的成果,還能向更深層次的內容探索邁進。


帝國樞密院顧問官 記








系列樂曲

■第一章「君を捜す空NICO)」
追尋著無盡天空彼端傳來的,少女的歌聲。少年踏上了旅程。

■第二章「光と影の楽園NICO)」
少年為解放少女而戰,少女為守護少年的世界而歌。直至,彼此生命終結…
(本文為此章相關內容。)

■第三章 目前尚未公開,請稍作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