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是《Synchronicity~巡る世界のレクイエム~》系列的原作小說《あなたの不在は、私には耐え難い苦痛でした》一文的翻譯。
  本次翻譯已取得作者同意。(鈴ノ助さん、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作者有說不能用於商業用途,請大家乖乖遵守道德準則。

特設網站地址
Synchronicity ~巡る世界のレクイエム~
所有人:ひとしずくPさん 鈴ノ助さん

原文地址
あなたの不在は、私には耐え難い苦痛でした  物語のベースとなったはじまりの物語
作者:くまがい(水城)さん

翻譯:cyataku  校對、潤色及系列協助:rufus0616
如有遺漏誤譯之處歡迎留言指正<(_ _)>


你不在身邊,是我難以忍受的苦痛




  我是為何會感到空虛?
  又是為何會感到失落?
  我是為何,在全世界搜尋著那未知的面容,承受著求而不得的絕望?
  又是為何,彷彿聽聞到那理應不知的聲音,呼喚起本應不知的名字?

  “其實你有個姐姐。”母親略帶悲痛神色地說道。
  自此瞬間Len便意識到了,從懂事以來便始終如影隨形般的那股不可思議的感覺,全然並非自己的錯覺。
  於是他開口問道。
  “她和我,是雙胞胎嗎?”
  雙親一時驚愕得說不出話來。結果這重要的另一半靈魂是出於何等緣由與自己分離開來的呢,直到對話結束,Len也沒能問出口來。
  我們一定通過靈魂的兩端連繫著吧。將這種曖昧的感覺說出口的話,十有八九會被認為是腦子有毛病。
  Len是個就全鎮而言也算聰明的孩子,所以他再也沒有做出,向雙親詢問那一半靈魂的舉動。
  因為會難過的絕不僅僅只是自己。看著每每試圖說下去都會痛哭崩潰的母親,他不由得選擇了放棄。
  只是那聲音、那餘像、那面容,在腦海中盤桓不去。
  他不禁想,雙胞胎的話應該和自己很像的吧。
  通透的金髮和南國碧海般湛藍的眼眸…嗎?不過,是女孩子的話一定會很惹人疼愛吧。
  披散開總是整齊紮好的髮辮,Len輕聲笑了。
  雖然再怎麼緊盯著鏡子,鏡面中映照出的也只是自己,而非分離遠方的另一半靈魂。可是,總覺得能抓住些許影子。
  “——妳笑起來會是什麼樣子呢?”Len在心底問道。
  將手撫過鏡面的話,鏡像便像是追逐著手掌般晃動起來。自那縫隙間一閃而過地探視著的眼眸,散發出強烈的渴望某物的光芒,陌生得彷彿不是自己。
  這樣的眼神,一定是因為想要確認自心之底端感覺到的存在吧。
  一直以來,自己都熟知於心的,那個——。





  潮濕陰暗的空間裡,一顆水珠滴落的聲音喚醒了少女。黑暗中,柔軟的金絲自她肩頭滑落。
  看來是在短暫的間隙時間小憩了一會兒。
  她揉著依舊睡眼惺忪的眼睛,巡視向昏暗的四周。遠處的石縫間投射進外界的陽光,照耀著一小塊岩石。那是小小一片有陽光的地方。
  “…………”
  少女戰戰兢兢地走近那束微薄的陽光,像是要確認它的溫暖般舉起了手臂。
  未曾經受纖細陽光照拂的肌膚十分白皙。
  溶入光線之中的髮絲散發著蜜色光澤,而她那雙正緩緩轉動著的閃爍著探視目光的眼眸中承載著柔潤的碧藍。
  在少女的視線前方,有著某個隱匿在岩群中卻又顯然不是岩石的東西。此刻應當正在沈睡的祂,肌膚硬如岩石。而在祂緊閉的眼瞼之下,是銳利得能將黑暗照亮的金色眼瞳。
  祂的身姿正如,與這片土地相合、並支撐著大地,時而驅去災厄,司守護神一職又被稱為破壞神的龍一般。
  不,祂的確正是自神之世代延續至今的龍。一旦陷入狂暴便會引發不可收拾的後果。屆時,這一帶或許都將被吞入火海。
  在龍面前,人類彷彿只剩下脆弱。不過草芥。
  祂於覆手間便可將人們長久苦心經營的成果化歸灰燼。但要講到人所擁有的唯一能與之抗衡的手段,那便是聲音。
  編織音符的,聲音。
  並非任何人的聲音都可以,能勝任的只有具有能鎮定住龍的功效的歌聲。擁有這種聲音的人,居住在昏暗得大致沒人願意定居的岩群間一副空架子的祠堂裡,往來生活於龍所居住的地下空洞與祠堂之間。
  如今,少女正擔起此任。唱出別緻的曲調,纖細的髮飾亦隨之擺動。由祠堂通往外界的門扉無法從內側打開,只定期由人送來食物和生活必需品。
  也就是說,她正獨自奉上一生看護著這片土地。據傳,龍的存在會為其所在地帶來豐饒。
  當然,若考慮到此舉同時背負的風險,傳說中的豐饒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少女一無所知。外界究竟是一幅怎樣的景象呢。她一邊想著,一邊擺弄著由人送來的柔軟布料製成的連衣裙裙擺,在僅有的陽光下哧哧笑著。
  這時,巨岩忽然移動了。不,是本在熟睡中的龍醒轉過來。
  祂正以銳利的金色瞳孔狠狠盯著少女,彷彿在質問“妳有什麼好高興的”。若是稍有差池,恐怕少女纖細的身軀會在瞬間被撕裂吧。
  然而,少女身上看不出一絲怯意。
  “今天,是晴天喔。我就給你唱首晴天的歌吧。”
  這些歌彷彿是在潛意識裡學會的。既像是從各種地方聽來的歌謠,又如同在夢中記住的旋律。
  少女柔軟的唇瓣間織就的,正是其中的一首。
  在夢中,少女變作了少年。聽到形形色色的人們呼喚著自己的名字。那個,似是叫做Len的名字。
  與自己容貌極為相近的少年笑著回應,朝氣蓬勃地向陽光照耀的地方跑去。
  說來,在自己之前,在這裡唱歌的是個怎樣的人呢?
  這份使命,除非誕生了新的擁有鎮定之聲的人,或是因觸犯龍的逆鱗而遭到殺害,否則不會結束。
  從少女出生不久便被帶入祠堂這點來看,沒時間來等她長大這一事實自然地浮出了水面。
  那個人,一定是死掉了吧。因為觸怒了龍,或是這個龐大的存在厭倦了她。
  “……唔,看來你很中意這首歌呢。”
  唱完歌的少女看著變得乖順老實啪嗒臥倒的龍,滿足地笑了。
  或許是因為那些夢境。對外界一無所知的少女,憑藉著與某人相連的靈魂間共有的意識,逐漸學會了各式各樣的歌謠。
  在實際被幽閉著的狀態下,依然能擁有悠揚而惹人憐愛的具有奔放自由感的歌聲。這一點,似乎頗得龍的青睞。
  少女用她小小的手摸了摸再度陷入沈睡的自幼一同生活的存在,以輕盈的腳步攀上通往祠堂的略顯台階形狀的岩石。
  今天,少女的心情也很好。
  在之前的淺眠中,雖說只是透過鏡子,但也算是看見了通過夢境與自己相連的某人的臉。那臉龐,像極了自己。
  “Len,”
  她喚起自己在夢中被喚作的名字。幼時便與世人隔絕的少女依然能熟知語言,或許完全可以歸功於這憑籍夢境與外界相連的精神。
  “我叫……Rin喔。”
  少女溫柔地傾訴著,似是想在他記憶中留下一絲影子。可她並不知道,夢中那人其實就在現實之中。
  僅僅像是想向夢中作為少年的自己分享個小秘密般,如此輕聲自語。





  厚重的雲層迅速佈滿了黃昏的天空。“看樣子有雷陣雨。”朋友中有人說道。於是大家一哄而散。Len沒有理會忙著趕回家去的友人,徑自停下了腳步。他聽到了聲音。
  “……啊啊——”
  彷彿就要落下淚來。此刻的天空與自己如此相似。
  急勢而下的雨點敲打著地面。每個人都帶著小小的慘叫抱怨聲奮力奔跑。等雨停的人,趕回家的人。人們各自想辦法避雨,只有Len呆立在馬路中央,任由雨水捶打著。
  雨打濕了他的金髮,打濕了他的衣衫。但那臉頰上滑落的,卻不僅僅只是雨水。
  “Rin。我是,Len啊。……我就在,這裡啊。”
  Len一直都知道的,即使被遠遠分隔兩地,他們的靈魂依然連繫著。
  也一直都知道,如同自己另一半靈魂的少女,始終認為自己的存在只是夢境的產物。
  那些被少女當作幻想來看的關於Len的夢,嚴格來講,正是彼此相連的靈魂間共有意識所產生出的現實。
  “……我和妳就在同一個世界裡啊。”
  Len輕輕將手放在胸前,被雨打得冰冷的肌膚深處傳來了有節奏的脈搏跳動聲。
  他無從知曉,該如何告知少女這一切不是夢而是現實。只有混同雨水打落的淚滴,深深滲入了這片龍所惠澤的大地。





                        - end -







系列樂曲

■第一章「君を捜す空NICO)」
追尋著無盡天空彼端傳來的,少女的歌聲。少年踏上了旅程。
(本文為此章相關內容。)

■第二章「光と影の楽園NICO)」
少年為解放少女而戰,少女為守護少年的世界而歌。直至,彼此生命終結…

■第三章 目前尚未公開,請稍作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