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mayuko
作曲:mayuko
編曲:mayuko
歌:鏡音リン・レン

翻譯:MIU

type14

你你你你你

戴著優等生的假面
膝下裙擺 眉上前發
點頭哈腰已是日常
「我明白了」 「我也如此」

告訴你什麼才是你想要的吧!

裝著可愛也好
斷然沉默也好
但都還只是不起眼不走運不聰明的你啊

改變髮型看看
卷起裙擺試試
雖想成為人氣者但你是那麼地愚笨呢

五顏六色看來好像瘋子啊

「做了個好夢嗎?」

被看不見的誰在背後推了一下呢

你你你你你

討厭優等生的假面
膝上裙擺 眉下前發
也討厭去點頭哈腰
「我不知道」 「別胡說了」

告訴你什麼才是你想要的吧!
削足也好
削頸也好
但都還只是不起眼不走運不聰明的你啊

我是不同的
和你們不同的
那是充滿著劣等感優越感的你啊

五顏六色看來好像瘋子啊

「又做夢了嗎?」

被看不見的誰在背後推了一下呢

這裡是一段暴力性解釋前言
好比即使你想要自立,但需要著應付煤電費自來水費餐費房租這些多種多樣的需求費用,
在你一人就能解決這些問題時才應是你真正稱得上自立的時候。
但若是你借助於他人,以他人金錢生活,以他人金錢進學,那你就沒那種出息,
繼而就不再追求於它。
因此這充滿著機會主義自我主張的你,也是以客觀性批評為基礎後概括而得此稱呼。

「混蛋」

想要明白這全部啊
想要做成這全部啊
什麼都去交給他人
就如可愛花圃一般!

五顏六色的你
屢屢暴言世界是黑白色
又製造了傷痕

五顏六色的你
屢屢叫喚對世界不在意
好展現顯示欲這東西

被看不見的誰撞飛了!

戴著優等生的假面
胡說!
  是只会做好孩子吧

被染成了黑白色
胡說!
  你根本不存在色彩

最先發覺到哪都會絆交的人就是你自己吧?

如此增多的前足之傷與
那些瘋言瘋語所換得的

只是一點點的擔心和有著賞味期限的同情

這一切想要就要
固執己見地要這要那

什麼都去交給他人
就像可愛的遊樂園!

你所希望的不是撕絞般的痛苦
也沒有向著「對側」去的單行票
又不是不治之症
也不是無邊痛苦
只是想得到讚賞 只是想要引人注意
是想要這樣幼稚又方便的道具啊

告訴你你想要的是什麼吧

那就是『病名』
有了的話真不錯呢(笑)



翻譯:pumyau

type14

你你你你你你啊

戴著優等生的面具-
裙子到膝下 瀏海在眉上
只有點頭認同是你的生活-
「我明白了」「我也是」

我要告訴這樣的你想要什麼東西!

就算試著裝得多可愛
就算試著沉默不語
但依然只是不起眼不走運不傑出的你

就算試著改變髮型
就算試著捲起裙子
因是就算以高人氣為目標還是不傑出的你

色彩鮮艷的越來越像瘋子

「做了個好夢嗎?」

被看不見的某人在背後推了一把是吧

你你你你你你啊

討厭優等生的面具-
裙子在膝上 瀏海到眉下
討厭點頭認同-
「我不知道」「開什麼玩笑」

我要告訴這樣的你想要什麼東西!

就算試著切削前腳
就算試著切削頸項
但依然只是不起眼不走運不傑出的你

只有我不一樣-
跟你們不一樣-
因是渾身劣等感優越感的你

色彩鮮艷的越來越像瘋子

「還在作夢啊?」

被看不見的某人在背後推了一把是吧

醜話先說在前頭,這是一個暴力性的解釋法,
姑且不論你以為自己已經自立了但在需要電費瓦斯費水費伙食費房租等等各式各樣的花費的情況下,
若是你有辦法獨自支付這些費用的話才能夠稱之為所謂的自立。
但是你在他人屋簷下過活靠他人的錢生活靠他人的錢上學所以你不可能有那種志氣,
而且也沒人如此要求你。
故滿腦袋只有對自己方便的自我主張的你,基於客觀性的批評而得此總稱。

「臭小鬼」

這個那個通通都想知道-
這個那個通通都想做到-
無論什麼都交給其他人去做
簡直像是可愛的花園!

色彩鮮豔的你
隨心所欲的放話說世界是黑白的
又製造了新的傷口

色彩鮮豔的你
雖心所欲的嘶吼說世界是無情的
你被名為顯示慾的

看不見的某人狠狠推出去了了了了了了!

戴著優等生的面具
騙人!
 是除了乖寶寶之外什麼都當不成吧

被染成黑白色了
騙人!
 你根本就沒有自己的顏色

最明白自己無論到哪都只會跌個狗吃屎的人就是你自己吧?

就這樣靠著增加的前腳傷口
以及裝瘋賣傻的鬼話所掌握的

不過是一點點的擔心以及有保存期限的同情

這個那個通通都想得到-
堅持說這個那個通通都能拿到-

無論什麼都交給其他人去做
簡直像是可愛的遊樂園!

你所想要的不是切割的疼痛
也不是到「另一邊」去的單程票
不是不治之症
也不是無盡的痛苦
只是想被吹捧 只是想更起眼
就是想要這種幼稚又方便的道具

我來告訴你你想要什麼

那就是『病名』
能拿到就好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