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P
作曲:■P
編曲:■P
歌:KAITO MEIKO


翻譯:夏沭


歌詞


連綿不絕的雨打在 毀壞的星球上
連綿不絕的雨打在 乾涸的海洋中

過去在這大地上 生命之聲嘈嘈嚷嚷
而崩塌的廢墟 只餘沉默

連綿不絕的雨打在 疼痛的傷上
連綿不絕的雨打在 脆弱的心中

被製造出的身體 若這皮膚底下的靈魂
跟人類不一樣的話
為何血液是如此地鮮紅呢

憧憬爭奪挑戰出生扭曲破壞
為了找出殘酷的創造主 所提出的問題答案
在這碎月之夜裡

連綿不絕的雨包覆著 孤單的肩膀
連綿不絕的雨包覆著 平等的一切

若連繫的生命如此祈望 改變寄宿的形態
也願以此身繼承
為何結論是如此的哀傷呢

憐愛慈悲孵化引導養育守護
背負的罪 荊棘之路 為了祝福你所生存的未來
靈魂遊盪於此空


如同溫柔的雨般
承接你的思念
祈禱的話語是
「願你的靈魂安息」



影片字幕

來說一個被製造成士兵的
人類的故事吧。

人類?            
          是人造人。

由人工製造出來的它們     
Artrooper
      被如此稱呼著……。

原作             
膚之下
         神林長平 著

下雨了
我討厭實行作戰行動時下的雨
閱讀書本時下的雨,明明是那麼溫柔

失去月亮,荒廢了的地球

為了監視復興星球用的機器人
人造人Artrooper
代替在火星冷凍睡眠的人類
留在無人的地球上

「交戰了」

宰了那些人造人     
       …為人類的一大威脅

不殺對方的話就會被殺
無論怎麼求饒都沒用

要被殺的時候,殺…    
這些傢伙未來,會變成敵人   

這根本不算是戰爭
沒有任何規則,
只是殺戮而已。

「人類說著想活下來,
難道他們聽不見生命的聲音嗎」
「我們要從人類中獨立」
「無法理解。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會被殺的」
「這身體有哪裡跟人類不一樣了?」
「不是人類,也跟狗或其他動物不一樣」
「真是荒謬。但不可射擊」

我們創造了你們
你們又能創造出什麼呢


在運送機中遇見了
不識文字的少女

「讓我告訴你,自己的名字怎麼寫吧」
「是怎樣的文字呢,真想看看」

被人類創造出來的我,
教授給人類文字

若你能學會識字的話
250年後就請你閱讀
我的日記吧──

        「那時,我就不在了。已經死了吧」
     「但我是如何活著的,只要讀了就知道了」

「是嗎……」           
「所以你一個人也不會寂寞了」   
「我會讀你的日記的」       

「這樣,你就算死了也不會寂寞了」 


        在荒廢地球的復興
──250年後的約定──
在火星的冷凍睡眠        


或許,自己死去之後,
這本日記 真的能流傳到
那位少女手上也說不定──

「明白我活著」

「聽得見嗎,Artrooper」
「我們都是一樣的。無論哪方面都是」
「狗啊人類啊,其實都是一樣的──」


「住手」              
「慧慈,祝你好運」
「接下來就靠你了」
         「快放開。慧琳,不要啊」

「去吧,你所選的,荊棘之路」











■P基於神林長平的科幻小說「膚之下」所創作的樂曲。
歌詞跟PV畫面都與小說有非常密切的關係…
不過譯者並沒看過這本小說,有些地方不知道該怎麼翻才對orz
若有閱讀過此本小說的人願意指正誤譯的話,十分感謝<(_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