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フカクボリョウ
作曲:フカクボリョウ
編曲:フカクボリョウ
歌:巡音ルカ


翻譯:nameless


_theBlue(註1)


虛心坦懷(註2) 湛藍美麗
未來永劫(註3) 無窮寬廣
圖南鵬翼(註4) 雲在遠離的天空之下

忘我渾沌(註5) 冷汗直流
空理空論(註6) 連同痛苦的思緒
得意滿面(註7) 還不如從這個地方消失掉

為什麼我
連正視前方都辦不到呢?

堆疊在藍天的話語
脆弱不堪地崩落消失
殘留下一小撮的後悔
今日也是什麼都一成不變

相思相愛(註8) 並排數列
落花流水(註9) 被創造的意圖
述而不作(註10) 發出打破外殼的聲音

盛者必衰(註11) 落下的水滴
他力本願(註12) 若化為和音
泥中之蓮(註13) 便能染上琉璃色而成風

為什麼我
連伸出手都辦不到呢?

堆疊在藍天的話語
脆弱不堪地崩落消失
殘留下一小撮的焦慮
今日也是什麼都一成不變

為什麼妳
可以透視我的心呢?

堆疊在藍天的話語
雖然脆弱不堪地崩落消失
但是已經不需要後悔與焦慮
我的聲音呀在此響徹吧

投入藍天的思念
在風、雲和陽光裡逐漸融化
殘留的時間之中 「現在」是
我所改變的蔚藍世界



註1:
「_theBlue」念法為「Under the Blue」。歌詞中用了12個不常聽見的日本四字成語充當彈幕,取它們的首字平假可組合成「きみとぼくとそらのしたで」(君と僕と空の下で),即為歌名的捏他。作者主米一言:「像暗號般累積起來的感情也是,能夠解開線索的話,無論何時都是簡單的。」、隱藏這樣含義的一首歌。

註2:
虚心坦懐(きょしんたんかい):心中不存有芥蒂、坦率一身輕的心情。

註3:
未来永劫(みらいえいごう):佛教語,從今而後、無盡的漫長歲月。永遠。

註4:
図南鵬翼(となんほうよく):胸懷大志,計畫成就一番大事業。原典為《莊子‧逍遙遊》『有鳥焉,其名為鵬,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雲,摶扶搖羊角而上者九萬里,絕雲氣,負青天,然後圖南,且適南冥也。』

註5:
忘我混沌(ぼうがこんとん):渾然忘我、無法發揮分辨事物的能力。

註6:
空理空論(くうりくうろん):距離實際面很遠,沒什麼用處的考量與理論。

註7:
得意満面(とくいまんめん):事情按照所想進行,得意之情全表現在臉上的樣子。

註8:
相思相愛(そうしそうあい):男女互相思慕、互愛之事。

註9:
落花流水(らっかりゅうすい):掉落的花隨著水流而逝、暮春的景色。轉喻為事物逐漸衰敗、虛度光陰。

註10:
述而不作(のべてつくらず):只是繼承傳述先賢的見解,不強建自己的新學說。原典為《論語‧述而篇》『述而不作,信而好古,竊比於我老彭。』

註11:
盛者必衰(しょうしゃひっすい):世界多無常、氣勢興盛者也終將衰弱滅亡。

註12:
他力本願(たりきほんがん):佛教語,引申作依附他人、不親力自為。

註13:
泥中之蓮(でいちゅうのはす):如同泥中生長出來的蓮花,不被世上的污穢所染,清高地生存。《群芳譜‧荷花》提及『凡物先華而後實,獨此華實齊生。百節疏通,萬竅玲瓏,亭亭物華,出於淤泥而不染,花中之君子也。』;而周敦頤《愛蓮說》更寫道『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