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AVTechNO
作曲:AVTechNO
編曲:AVTechNO
歌:初音ミク、鏡音レン

翻譯:S

SOU
我們所歸屬的地方是二揀其一的世界
在越變複雜的規則之中只有僅存的自由

誰能夠把錯漏的空白填補掉的話
說不定就算未得許可亦能去到門的另一邊的世界

雖然不知道最初是誰開始去玩的「遊戲」
我心裡一直在想不會有誰去挑戰的

讓對我呢喃的聲音,隨它所欲如它所說地
驀然察覺被放在起步的地點
我就站在那裡。

橫看周圍與我往時所在的世界並沒有任何改變
這場「遊戲」的世界其實是誰的「想」之中?

太過真實幾乎什麼都無法相信地現實的
若然能夠逃出這裡我就能夠自由地追求夢想

把這場連什麼叫規則都不知道的「遊戲」
把在摸索著如何前進的我的影裡鮮明地浮現起來的記憶

憑追溯所記起的無數的「想」發覺這場「遊戲」

是我所開始的「遊戲」…。

能夠填補眩目的這場「遊戲 (世界)」的空白的人只有我
相信著不可能的事也有可能地現在以更多的力量去填補過去

能夠隨心地把門打開的也是我以外,並沒有其他人

被制約的所有 單方面斷定了
這不是"我們"
(レンver:
被制約的所有 單方面去斷定了
的是我的「想」之中的我)

確認的辦法是在呢喃讓我看見的「想」之中的「遊戲 (世界)」的哪裡
找出正在追尋著夢想的我
能與“他”說話就能夠逃出去

眩目的這場「遊戲 (世界)」是我的「想」所讓我看見的世界
因為繼續重復著的「遊戲」
是沒有理則的這場「想」之中的

夢想…。


ZOU
連在感覺到是夢的夢裡
也能夠表現出「像 (形態)」
一兩個無法描繪出來的「目標 (夢想)」
把它變成「想」之中的「像」就好…

相信是場虛幻的夢
那場夢在100年後的夢裡
不一定會反映出來
所以就趁現在在「想」之中…

在肖像之中寄託意念
在創造之中才能存活的夢
誰也會在些什麼裡留下「像 (形態)」
「想」之中才能存活的夢也一樣

說不能”我們”再一次
得到過理想的「像 (形態)」
「想」之中的夢也會造”夢” *
沒有界限地繼續擴展著

”我們”的夢也繼續擴展著。
無法抑壓一樣的”想像”之中的夢…

被帶有魅力的情報 (事物) 吸引
能說是與我的理想相近的事物
記述在「想」之中的情報 (事物)
並不只是能夠共感的事物。
可是在我之中的「想」
追求理想作為「像 (形態)」
被受納而較好的理
便能夠轉生成為「想」
感覺到「想」之中的我必定
與現在的我不一樣
創造著的我的「想」
開始描繪出我的「像 (形態)」
「想」之中的「像」是
受所見與所感的影響
憑感受至今未有過的事物
變成繼續擴展著的「像」的「想」
配合它的時間的話
那個「像」就會展現出理想的肖像的姿態
面對沒有見過的姿態而躊躇的心
亦無法勝過躍動著的鼓動
我得到的巨大衝動
猶如與「想」混和在一起
我的「像 (形態)」開始染上
「想」的「像 (形態)」的觸感…

斑斕的色彩亦在越要變得斑斕的同時
複雜地開始把「想」引入
在追求要素的路與依賴直感的路上
「想」的「像 (形態)」亦開始變得斑斕…
越要變成淡色的同時
我的「想」,理想變得容易尋找
連造夢也變得容易啊…。

連在感覺到是夢的夢裡
也能夠表現出「像 (形態)」
一兩個無法描繪出來的「理想 (夢想)」
把它變成「想」之中的「像」就好…

連相信是”夢”的事物也 *
用「想」的力量把它變成「像 (形態)」去吧…。




譯註:

1. 夢 - 日語的夢同時有著夢與夢想的意思。詞裡多處用到的「夢」字,基本上依內容轉變,在SOU裡是譯夢想而ZOU裡譯夢。閱讀時請注意這兩個詞其實是共通的。
而以 * 標註的兩個”夢”字在詞裡是寫”ユメ”,追溯到ZOU第一節的「目標」也是唱「夢」,這兩個”ユメ”某程度上可以解「夢」、「夢想」和「目標」。

2. SOU 最後數上來第二句的「理則」是原文沒錯。大概是作者的造語。

(第一次投稿,tag有錯漏請指點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