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Asaki No'9
作曲:OPA
編曲:OPA
歌:MEIKO

翻譯:yanao

愛上惡鬼之人

夏日的有力者發出嘲笑聲 對著我的空殼如此說道
「如果狀況真那麼差的話 那就全部當成是鬼的錯就好了」

將那種偏見還以顏色 我也那麼稱呼著他
對著陰沉而滿布烏雲的天空 說了讓人感覺真好的謊話呢

愛上過去的人 就算再怎麼哭泣 還是喜歡從天而降的溫柔 
愛上人們的人 明明就知道心 是會脆弱而虛幻地崩散的……


冬日的有權者露出冷冷的眼神 對著我的靈魂吐出問題
「想要沉浸在優越感中 難道就是人生來的劣根性嗎?」

被那樣的常識所馴養 世態扼殺了他的性格
而我也被那般的周遭所吞沒了 謝謝你 再見了 美夢幻境……

愛上欲望的人 會心靈脆弱地 將自己的作為正當化
渴望他人的基因 的這種本能 又有誰能夠苛責呢
愛上當下的人 就算再怎麼哭泣 還是會持續否定過去
悲哀的回憶 會讓人變強什麼的 不負責任的名言 我現在並不需要

結果 我的存在 一直都是造成他人的困擾
明明就很清楚這件事的 卻還是裝做一無所悉 讓他也傻了

愛上罪惡的人 心會逐漸腐朽 由自己染上欲望
愛上惡鬼的人 則是心被奪去 被指責說 打一開始就是壞東西了……



翻譯:pumyau

眷戀惡鬼之人

夏日的權威者掛著嘲笑 對著我的空殼這麼說
「如果情況真的那麼糟 那就全怪到惡鬼頭上吧」

反過來利用了那種偏見 我也以稱呼他為「那個」
嘴中說著謊話 說陰雲混濁的天空實在讓人愉快

眷戀過去之人 無論如何哭泣 還是喜歡他人施予的溫柔
眷戀人類之人 明知道心會脆弱虛幻的…


冬日的權力者眼神冰冷 對著我的靈魂這麼問
「想要沉浸在優越感中 是人與生俱來的罪嗎?」

馴服於如此常識 世間扼殺了他的個性
我也被如此環境吞噬 謝謝你 再見了 夢幻國度…

眷戀慾望之人 心靈脆弱 將自己的一切正當化
渴望遺傳因子 這份本能 又有誰能夠出言苛責
眷戀當下之人 無論如何哭泣 依舊持續否定過去
悲傷的回憶 會讓人變的堅強之類的 這種不負責任的名言 現在根本就不需要

結果 我的存在 只會成為別人的絆腳石
明明了解這件事 卻假裝一無所知 他也只能呆然

曾眷戀罪惡之人 心靈腐朽 自行選擇受慾望侵蝕
被眷戀惡鬼之人 奪去心靈 自一開始 便被斷定為惡者…



從前,這城鎮也有人愛上了惡鬼。

城鎮的居民們疏遠、躲避那人。
不過愛上惡鬼之人,據說是位非常溫柔,笑容無比美麗的女性。

每年夏天來時,祖母總是眺望著不知何處的遠方,彷彿很寂寞似的告訴我這個故事。

這城鎮附近有座郡山,山上住著山賊。祖母指向山陵浮現的方向。
不過從這兒看不到郡山,取而代之的是無機質的高聳大廈探出臉龐。

當時城鎮的居民們每天懼怕著山賊過活。
山賊似乎是被人從遙遠異國帶來的。
所以山賊們也不是因為自己喜歡才選擇住在郡山的唷。這麼說的祖母顯露出了她對山賊的同情。

愛上惡鬼之人與山賊的邂逅,理所當然的是在郡山。
當時那個人還不是愛上惡鬼之人,而是生活於城鎮中的一名年輕女性。
郡山的山道是當時聯繫臨鎮唯一的道路。
城鎮的居民們理所當然的竭力避開那條山道。
那是因為聽聞許多在那兒被山賊襲擊的謠言。
不過,若是無論如何都得到鄰村去辦事的狀況下,還是只能使用那條山道。
那名女性當然也於城鎮各處耳聞了這謠言。
食物、衣服等等各式各樣的東西都被搶走了,這就是謠言的主要內容。

那名女性打算盡量快步通過那條山道。
她小心防備、觀察著四周,但腳步並沒有因此緩下來。
因為她沒有緩步的勇氣。
不知是否起因於此,她絆到了樹根的隆起部份,大大的跌了一跤。
女性撫著自己的右膝。在跌倒的瞬間,劇烈的疼痛讓她叫不出聲。
雖然沒有流血,但似乎撞得不輕。
彷彿痛到骨髓裡了。與自身心跳同樣頻率的疼痛一陣陣襲來。
繼續走已不可行了,連起身都有困難。

那名女性暫時坐在原地,摸著自己的膝蓋。這時背後的樹叢傳來一陣不自然的搖晃。
一名彪形大漢伴隨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樹葉搖晃聲出現。
他的下巴蓄著想必多日沒剃的蓬亂的鬍鬚,
細長銳利的眼神彷彿威嚇著所見的一切。
可想而知多日來沒有洗過的頭髮毛燥沒有光澤,衣服則是野獸毛皮製成。
男人身上飄散著野獸般的體臭。這城鎮中並沒有這樣的男人。
那名女性的感覺馬上告訴自己:這男的就是山賊。

莫大的恐懼讓那名女性無法出聲。
但,不知能否說是不幸中的大幸,那名女性並沒有帶著什麼被搶了會很麻煩的行李。
就算在最糟的情況下,說不定還能交出身上所穿的衣服就了事。那名女性抱著淡淡的期待。
不過和她的祈求相反,山賊仍然緩緩靠近那名女性。

山賊到了女性面前,彷彿觀察似的仔細審視著女性。
一定是在物色我身上穿的衣服吧。女性放棄的這麼想。
不只如此,或許在最糟的情況下,連我自己都會被帶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她的臆測愈來愈往惡劣的方向發展。
山賊似乎觀察完了,一言不發的雙手抱起那名女性。
山賊那粗壯到嚇人體毛、濃密的雙臂輕鬆的抬起那名女性,彷彿沒有任何重量般的邁出步伐。
運送的過程中,山賊始終面不改色,默默的走著。

那名女性終於覺悟了。連她自己也要被搶走了。

已經走了一段時間。但是山賊沒有說過一句話。
那名女性慢慢的也適應這種狀況了。
不可思議的是,一旦做出了覺悟後,也恢復了冷靜。
雖然想著要不要跟山賊說說話呢,但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就這樣繼續沉默的走著,這時離山道有點距離的樹蔭下傳來說話聲。
似乎是兩個年輕男人在談話。

「都說了沒問題的啦!只要說這些衣服也是被山賊搶走的,就不會有人有疑問了!」
「也是啦。那就說衣服被山賊搶了,然後拿去遠方城鎮賣掉吧。」
「嗯,錢可要好好平分啊。」

那名女性只憑這段對話便理解了一切。
同時因莫大的衝擊而無法言語。
不,或許無法言語的原因是因為莫大的恐懼。
剛才被山賊發現的恐懼根本無法與之相比,深刻冰冷的恐懼。
那是城鎮的商人輕鬆的將所有錯歸於山賊、
毫不起疑深信如此謊言的城鎮居民、
以及凌駕一切的,自己也在那些居民中的這項事實所帶來的恐懼。

但是,不知是否沒有聽到商人的對話,山賊若無其事的繼續邁步前進。
突然間,那名女性感受到了山賊背上傳來的溫暖。
毫無疑問,這是人類的溫暖。
好想哭。可是得忍住。
如果就這樣流下眼淚的話,這個山賊會擔心的。而且這樣就代表自己在同情這個山賊。
無論如何一定得避免那種事發生。這也是因為她不得不承認這名山賊就像自己,也是個貨真價實的人類。

最後,始終不發一語走著的山賊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們停步的地點正位於山道的出入口附近。

「謝謝你。」
那名女性第一次對山賊開口。
但是山賊一次也沒有回頭看她,就這樣從原路折返。
那名女性的眼瞳中落下淚水。山賊寬闊的背膀,現在令她感覺無限戀慕。

過了一段時間,無法忽視山賊竊盜行徑的國家派了數十名官吏到山上捉拿山賊。

那名女性拚了命的想洗清山賊的冤屈。可是城鎮的居民們沒有人搭理她。
不久後,便傳來山賊被斬首了的消息。

之後,堅稱山賊是冤枉的那名女性,在城鎮中徹底受到厭惡。

祖母的故事到這兒便結束了。
正確來說,應該是因為祖母淚流不止,無法繼續往下說。

當時,我曾問了祖母這麼樣一個過於幼稚的問題。

「奶奶你不討厭那個女人嗎?」

祖母用白色手帕擦著眼淚,露出溫柔的笑容搖了搖頭。

那樣的祖母也已經去世三年了。
每年一到了茅蜩爭鳴的傍晚時分,我便會同時想起愛上惡鬼之人及祖母的眼淚。
不過,最近總有種感覺,覺得祖母的故事是不是還有很重要的後續呢?
但詢問死者問題可是不被允許的。
所以,我希望將自己所知的內容,盡量正確的傳承給下一個世代。